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良家少妇干成蕩妇
良家少妇干成蕩妇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都市激情
良家少妇干成蕩妇 为了凑齐我爸摔断腿的手术费,我认识了张雯,这个美丽却又高高在上的女人……

  那一年我十八岁,当时我心里是排斥的,因为张雯的情况我知道一点,要比我大八岁,是村里地主张旺财的女儿。

  我记得张雯还挺胖的,满脸雀斑,我是没钱没本事,可也想过要找个自己喜欢的。

  但看着躺在医院里的父亲,我咬咬牙,满腹的心酸,答应了下来。因为我把自己的终生大事出卖,才换来父亲的医药费。

  农村没那么多规矩,加上我是倒插门,并不需要做什么准备。

  此时院子里已经摆满了桌子,坐着不少亲戚乡邻,都纷纷打量着我,笑着称赞说张旺财有福,找了这么一个高大强壮的女婿,干活肯定是一把好手。

  张旺财拿着旱烟袋,也高兴的笑着,露出一口焦黄的牙齿,招呼着我:“江华,雯雯已经到了,你们年轻人先聊聊?”

  我摇摇头,拒绝说道:“不用了,我就在外面吧!”

  我不想见到张雯的尊容,我怕我自己会反悔,转身就跑。心里想着,等下喝醉了,关了灯,什么也看不见,才能过心里那道坎!

  就在这时,旁边一个喝酒的男人,忽然神色神秘的看着我,嬉笑道:“江华啊,你可有福了!”

  我有些没好气的说道:“又胖又丑,跟母老虎差不多,有什么福?”

  那男人却饱含深意的笑嘻嘻道:“那是小时候,难道你没听说过女大十八变?现在张雯那丫头老漂亮了,还是开的小车回来,啧啧,真羡慕你小子,财色双收啊!”

  我愣了一下,这才注意到,院落的槐树下,停着一辆红色的现代伊兰特,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车子,但在我们这种小村子里,还是挺让人惊羡的。

  我心里有些渐渐疑惑了起来,张雯能开车回来,说明在外面混的不错啊。怎么会答应她的父亲,和我成亲呢?

  我除了高大一点,家里真的穷的叮当响,她图我哪一点?

  那男人又接着说道:“我在省城打工的时候,碰到过她一次,嘿嘿,你猜猜她在哪里上班?”

  我见那男人的样子,心里不由得有些反感,不耐的说道:“我咋知道?”

  那男人意味深长的拍拍我的肩膀,耸着眉毛笑道:“你办事的时候就知道了,技术绝对不错!”

  我愣了一下,心中不由一沉,就算是傻子也听出他的意思来。

  我有些羞恼的一拍桌子,心情十分的复杂。难怪张旺财明知道自己女儿长的漂亮,还倒贴钱嫁给我。

  张旺财以为我喝醉了,就急忙过来扶着我,说进屋子休息一下,和张雯一起吃两个红鸡蛋,好早点生个胖小子。

  我几乎是被张旺财推进婚房的,脚下还贴着瓷砖,在我们村子里来说,已经是“豪宅”了。

  床上坐着一个穿着红色旗袍,头上还披着盖头的女人。

  看身段,确实很漂亮。

  但一想到她的职业,我又觉得头上绿光闪闪的。

  就在这时,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:“我爸走了?”

  张雯冷傲的口气,让我心里更加不满,皱着眉头说道:“对!”

  “听你口气,似乎有些不乐意?”张雯自顾扯下了红盖头,露出了一张漂亮诱人的瓜子脸。

  高鼻梁,细眉毛,只是那双充满冷意的漂亮眼睛,让我浑身不舒服,好像我欠她十万八万的。

  我点点头,憋屈的说道:“对,我俩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要不是我爸摔断了腿,我才不会上你家做女婿!”

  张雯眉毛挑了下,冷声说道:“要不是我爸以死相逼,你以为我会看上你?”

  张雯的面容,配上冷傲的语气,让我脆弱的自尊心,一下子就受到了伤害,有些激动的说道:“我知道我穷,可是穷又怎么了,我/靠自己吃饭!”

  张雯微微眯起了眼睛,冷冷的瞥了我一眼,不屑哼道:“谁不是靠自己吃饭?”

  我正要发火,讽刺张雯两句的时候,窗外多了几道人影,畏畏缩缩的挤在一起。

  我们这里有听墙角的风俗,洞房的时候动静越大,就说明这个男人厉害,在家里和村子里的地位就越高。

  张雯淡淡的扫了一眼窗户外面,从精致的包包里拿出一粒蓝色的药丸,递给我:“吃了!”

  我看着那粒蓝色的药丸,心里羞怒无比,张雯把我当成什么了?

  张雯美目转动了一下,冷声说道:“吃不吃,不吃马上就给我滚出去!”

  我知道,要是我和张雯的事情崩了的话,张旺财肯定会追回那两万块彩礼的。那笔钱基本上都用在父亲看病上了,根本就拿不出来。

  我憋屈的接过药丸,水都没喝,就吞进了肚子里。

  “先做两百个俯卧撑!”张雯冷冷的说道。

  我真的想立即摔门而去了,张雯究竟整什么幺蛾子,给我吃了药,还让我做俯卧撑,究竟在搞什么鬼?

  我觉得张雯心里一定有病,才会故意这样折磨我一个正常的男人。

  可这时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,就是我竟然没有男人该有的反应。

  张雯有些不耐的瞪了我一眼:“别跟木头似的,不想上来就马上出去!”

  我强忍着心里的疑惑,为了不和张雯闹僵,只好规规矩矩的做起了俯卧撑。

  两百个俯卧撑做完,我也累出了一身汗水,倒在一边蒙头就睡。

 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,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。穿好衣服出门,张旺财欣慰的看着我笑道:“江华啊,昨晚上辛苦了,来,喝点鸡汤补一补!”

  我又羞恼,又无奈,坐在桌子上吃起东西来,但是屋子里却没有张雯的影子。下意识的问道:“张叔,那个....雯雯呢?”

  张旺财惦着旱烟袋,笑呵呵的说道:“去给她母亲上坟了,雯雯命苦啊,三岁就没了娘,是我把她拉扯大的。对了,你应该叫我一声爸爸了!”

  我有些不自然的叫了一声爸爸,笑的张旺财差点合不拢嘴,让我多吃点,吃饱了才有力气给他张家传递香火。

  吃过早饭后,我心里很不是滋味,对于这个家一点归属感都没有。女儿是一个心理阴暗的变/态,老爹帮我当成了传递香火的种猪。

  我有些失落的走出了院子,想随便到处走走,却看见张雯从小道上走了回来。

  换下旗袍的她,穿着一件白色的休闲衬衣,看起来成熟漂亮。

  要不是昨晚上被她那么羞辱了一通,我说不定我会喜欢上这个有些冷傲的女人。

  张雯也看见了我,淡淡的瞥了我一眼,像是看着大街上的陌生人一般,红润的嘴唇动了动:“你以后打算怎么办?”

  我有些没听明白张雯的意思,下意识的问道:“什么以后怎么办?”

  张雯有些不耐的哼了一声,双手环抱胸口,挤得那一抹白皙,更加诱人。冷声说道:“是在家里种地,还是跟着我去省城找事做?”

  我现在才有些恍然过来,我俩好像是名分上的夫妻了,以后要在一起生活的。但是想起自己的学历,黯然的说道:“我以前在小酒吧干保安的!”

  “废物!”张雯冷冷的吐出两个字,羞得我满脸通红,嗫嚅着看着她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  张雯眼中鄙夷更浓,用高高在上的口气道:“这样吧,今晚还在家住一晚,明天我就开车回省城,你要是乐意跟着去,我会给你找一份工作。要是你愿意留在家里种地,我会每个月给你打五百块生活费回来!”

  我虽然是土生土长农村娃,但我也向往大城市的繁华生活,谁愿意憋在小山村种地啊。

  看着张雯冷冷的面孔,心中叹了口气,口头则低声回道:“我跟你去省城吧!”

  张雯悠悠的看了我一眼,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:“那好,我们约法三章。第一,我们可以住在一起,但是你不能碰我。第二,你现在还小,领不了结婚证,两年之后,你自己找个理由,离开我们张家。第三,我的私人事情,你一概不许过问。能做到吗?”

  我心里想了一下,这件事并不吃亏,就是和张雯假扮两年夫妻而已。到时候恢复自由了,我就可以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女朋友了。

  我点点头,算是答应了下来:“那...万一你爸爸要我偿还彩礼怎办?”

  虽然这两年里,我也能够挣钱,但是也要浪费两年的青春在张雯身上,心里还是有些不平衡的。

  张雯淡淡的哼了一声说道:“到时候,算我的。”

  和张雯谈妥之后,我回去看望了一下父亲,把家里收拾了一下,又回到了张家。

  晚上,吃过饭后,张雯穿着一套薄薄的睡衣,斜靠在床头上玩手机。

  但张雯压根就不让我碰啊,感觉自己空欢喜一场,有些难受的看着张雯说道:“关灯吧,睡觉!”

  张雯微微瞥了我一眼,看见我身下的时候,哼了声说道:“床头柜上有药,自己吃了!”

  我摇摇头,拒绝说道:“我不吃药,我也不会碰你的,放心吧!”

  张雯细长的眉毛挑了下,说道:“吃也得吃,不吃也得吃,这是最后一次警告你,你吃了那药,就会老实下来!”

  我心里顿时醒悟了过来,同时心里也升起了一股怒意,感觉自己被戏弄了!

  这下我真的生气了,脸转向一边,不去理她。

  “恶心!”张雯哼了一声,放下手机,也准备睡觉。

  这时,窗外突然响起了张旺财咳嗽的声音。张雯的脸一下子就红了,有些羞恼的瞥了我一眼:“爬上来,做俯卧撑!”

  我顿时觉得天雷滚滚,难道张旺财咳嗽,是提醒我们该办事了?

  张雯羞恼的看了看窗外,又狠狠的剜了我一眼:“那就别吃药了,快一点!”

  不用吃药?

  我心里噗通跳动了一下,看着张雯漂亮的脸蛋,暗暗吞了下口水.....

  突然,张雯满脸的冰冷,紧紧的盯着我:“你在干什么?谁让你碰到我的!”

  我有些茫然,也有些羞恼,迎着张雯冷冰冰的目光。沸腾起来的热血,也渐渐冰凉了下去。我掀开被子,倒在了一边,心里憋屈不已。

  张雯立即从床上起来,连拖鞋都没穿,跑进卫生间,哇哇大吐了起来。

  我脸上火辣辣的,比被人大庭广众之下,抽了几耳光还要羞恼。

  自己身材还算高大,五官也仪表堂堂,就是因为本能的反应,不小心触碰到了张雯一下,她竟然吐了。

  这是有多嫌弃我啊?

  难道我就那么配不上她?

  满腹的委屈和心酸,让我心里堵堵的,侧着身子看着窗外。心里暗暗想着,下次打死也不做俯卧撑了,简直就是自取其辱。

  这时,张雯冷漠的声音又在我身后响起:“睡地板!”

  我彻底愤怒了,一下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,怒道:“为什么?我凭什么睡地板!”

  但是,触及张雯红红的眼角,我所有的怒意又消散了,她竟然在卫生间哭了。

  也许,在她心里也很委屈吧。和一个不爱的男人,同床共枕。

  我焉焉的低着头,像是泄了气的皮球,抱着枕头下了床,在地上找了一个角落卷缩了起来。

  心里十分的矛盾和困惑,张雯不是在那种地方上班吗?

  怎么还会这么排斥男人呢,难道我真的连一个花钱买笑的客人都比不上?

  难道穷就这么可耻,这么让人瞧不起?

  我不由得抹了下苦涩的眼角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翻来覆去的,一整夜都没睡好。

  第二天早上,张雯从包包里摸了一叠钱出来,丢在床上,说道:“半个小时后,我在村头等你。这钱,是给你爹的!”

  我有些怔怔的看着那叠钱,心里一阵悲凉,这就是自己忍气吞声的代价?

  在张雯心里,我就是一件货物,一件商品吗,一切都可以用钱来衡量?

  但一想到这去了省城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,父亲一个人在家,身体也不方便,肯定需要用钱。

  强忍着满腹的辛酸,把钱拽在手心里,耸塌着肩膀,离开了张家。

  回到了院子里,父亲拄着拐杖在丢玉米喂小鸡,见我回来了,欢喜的说道:“华儿,雯雯呢?”

  我不想父亲知道我的真实情况,勉强笑了下:“有些害羞,在村口等我,等下我们要去省城!”

  父亲很是理解的点点头,脸上露出笑容:“那好啊。等几个月,雯雯有了身孕,这群小鸡也长大了,到时候一天杀一只,好好给她补一补。一定给我们老江家生个大胖小子!”

  我鼻子有些发酸,走到父亲面前,轻轻搂住父亲削瘦的肩膀:“爸,我这一去可能年底才会回来,你可别干重活,我会每个月给你寄钱回来的!”

  我把张雯给的那叠钱,揣进了父亲的兜里,父亲却忽然抓着我的手腕,皱着眉头看着我,喝斥道:“华儿,你这是干啥?我一个老头子也用不了啥钱,你是大男人,自己留着花吧!”

  我腮帮子酸酸,在父亲心里,我是一个高大懂事的儿子。但是在张家,我就是一个传宗接代的工具。

  在张雯心里,我更是一个形同陌路的外人,可以随意的羞辱,呵斥,如同廉价的商品。

  父亲起身语重心长地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华儿,去吧。老爹身体好着呢,别让雯雯等久了!”

  “爸....”我心酸的泪水,终于找到了突破口,忍不住的滚了出来。

  心里暗暗发誓,我一定会挣到钱的,而且也一定会给江家找一个温顺,贤惠的好媳妇回来的。

  父亲沧桑的面容带着溺爱:“华儿,好好疼媳妇。老爹给你大米种着,母鸡养着,年底和雯雯回来吃!”

  我不想父亲看出端倪,担心我。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[唯漫文学] 回复数字511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强忍着心里的酸涩:“爸,那我走了!”

  来到村头的时候,张雯靠在红色的小车上,优美的身段,在阳光下,格外的漂亮。

  修长的手指,夹着一支香烟,袅袅的烟雾,让张雯身上多了一丝神秘的味道。

  我有些反感的瞥了张雯一眼,因为我骨子里是一个传统的男人,看见抽烟的女人,总会觉得很轻浮。

  但是,张雯身上偏偏看不到任何风尘的味道,而是一股由内而外的冷傲和高贵。

  张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,红润的嘴唇吐出一口烟雾,掐灭了烟蒂也没说话,坐进了汽车里。

  我非常知趣的坐在后排,低着头想着自己的心思,耳边只剩下呼呼的风声,和偶尔会车,传来的喇叭声。

  差不多跑了整整一上午,终于到了省城。随处可见的高楼大厦和行色匆匆的人群,反而给人一种冷漠和隔阂。

  张雯熟练的抡着方向盘,又开了半个小时,才在一家非常宏伟的娱乐城门口停了下来。

  我心里最后一丝幻想破灭了,张雯果然在这种地方上班。心里酸酸的,毕竟她也是我名义上的妻子,但是却会陪着别的男人....

  “下车,别死气沉沉!”张雯有些不耐的站在窗户外面冷声说道。

  我走下车的时候,立即被娱乐城的气势镇住了。两尊高大凶猛的汉白玉狮子,栩栩如生的守在台阶两边。

  四个身材高大的黑衣人,带着墨镜,身姿笔挺,恭敬的看着张雯:“张总!”

  张雯淡淡的点了下头,径直走上了台阶。

  我也立即跟了上去,心里的疑惑更浓。张雯不是一个风尘女子吗,这些保安为什么叫她张总?

  但是,我还没踏上台阶,一个黑衣人就张开了手臂:“站住!”

  我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场合,看着黑衣人冷峻的表情,心里本能的有些紧张,说道:“那个,我和张....”

  张雯回过头撇了我一眼,淡淡的说道:“小何,他是我表弟!”

  黑衣人立即放下手臂,恭敬的笑了下:“是,张总!”

  我暗暗叹了口气,踏上了能映出人影的台阶,不远不近的跟在张雯身后,来到了宽敞豪华的大厅。

  里面做卫生的服务员,看见张雯的时候,也都停下手中的活计,恭敬的叫着张总。

  我有些醒悟过来,同时心里莫名的松了口气,看来张雯是在娱乐城上班不假,但是应该不是做什么不干净的那种。

  张雯指了下沙发,瞥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道:“等我下来!”

  我看着柔软宽大的真皮沙发,斜着坐了上去,低着头,盯着自己脚上的廉价球鞋,显得和这里格格不入。

  过了几分钟,楼梯上传来的叮叮的高跟鞋的声音,叩击在大理石上,非常的清脆。

  我下意识的抬头看去,立刻,一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中,我的心脏噗通一声,不受控制的跳动了起来.....

  换上一身职业装的张雯,气场更足了。

  我怔怔的看了张雯一眼,心里突突的跳着。这样漂亮而成熟的女人,对我这种刚从学校出来的初哥,杀伤力是巨大的。

  张雯有些厌恶的看了我一眼,动人的脸蛋绷得紧紧的。我立即低下头去,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子。

  现在我也终于知道了她的身份:盛唐俱乐部—执行经理。

  张雯淡淡的哼了一声,说道:“从今天起,你就做服务生,底薪一千五,有提成,可休假两天。有什么问题吗?”

  张雯说话的口气,非常的公式化,像和我只是陌生人一般。

  我赶紧摇摇头,一千五的工资已经很高了。我没什么本事,也没有学历,对这份工作非常的满意。

  “小秦,带江华去领一下衣服!”

  张雯对着一个正在拖地的服务生吩咐了一句,就踩着高跟鞋,叮叮了上楼去了。

  旁边的服务生立即放下手中的活计,朝我客气的笑了下:“跟我来吧。”

  在后勤处登记了一下,我领了两套工作服,白衬衣,黑马甲,还带领结那种。

  我换上之后,那服务生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哥们,可以啊,长的挺帅的,身材也高大,好好干,有前途!”

  我礼貌的摇摇头,微笑道:“哪里,我刚来,什么都不懂,还请多多指点!”

  那服务生笑了笑:“客气了,兄弟。你叫江华是吧,我叫秦浩然!”

  我立即点头:“浩然哥。”

  “呵呵,那边有拖把,拿来做卫生吧。我会教你一些基本的东西。”叫秦浩然的服务生一边带着我做卫生,一边讲解起俱乐部的规矩来。

  第一:就是不能顶撞客人,哪怕是要打你,也只能忍着。当然,老板会帮你解决这件事。你如果和客人动手了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  第二:不能和场子里的女孩子发生任何关系,要是被老板知道了,后果会很严重的!

  第三:更不能和女客人之间发生任何的感情纠葛,破坏了场子的名誉,就不是开除那么简单了。

  秦浩然还说了一些细节,比如女客人大方的,会拿一些小费,这个是可以收的。场子里还有一些社会人员,是老板请来看场子的。尽量和这些人保持距离,更不要得罪他们。

  秦浩然说的,我都一一记在了心里。只想踏踏实实的干好这份工作,攒点钱让辛苦了一辈子的父亲日子好过一点。

  六点过后,陆陆续续的有客人来了。秦浩然带着我上了两次酒水后,就让我自己单独做事。

  我记忆力一直很好,所以大半夜下来,一点也没出错,秦浩然满脸惊讶的直夸我聪明。

  随后,又让我把两瓶红酒,送到楼上208号房间。

  我推门进去以后,坐着一个光着膀子的男人,胳膊上纹着凶悍的纹身,叼着烟正在和旁边的一个珠光宝气的女人说着什么。

  我微微弯了下腰,恭敬的说道:“您好,打扰一下,您的酒水来了!”

  那纹身男子头也没抬,哼道:“行了,放桌上吧!”

  我放好酒水,正欲转身离开,身后响起那珠光宝气的女人声音:“等一下!”

  我立即转身,满脸微笑:“太太,您有什么吩咐?”

  那女人可能五十来岁了,一双小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我一眼,像是在挑选一件货物一般:“小哥,出去一次多少钱?”

  我愣了一下,随即醒悟过来:“不好意思,太太,我只是服务生。”

  那富婆意味深长的笑了下,拍了拍桌上的烟盒:“抽支烟,坐下再谈!”

  富婆肯是认为我在等她说价钱,所以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。

  我摇摇头,委婉的拒绝:“我不会抽烟。”

  旁边纹身男的神色,隐隐不善起来,一双凶狠的眼睛,幽幽的盯住了我。

  富婆轻轻的笑了下,不以为意:“那喝杯酒?”

  我从小连学费都是凑的,哪里喝过酒啊:“我不会!”

  纹身男蹭的下就站了起来,凶光毕露:“你他妈的什么都不会,还当什么服务生?吃屎会不会?”

  我有些紧张了起来,倒不是说怕纹身男,而是不想惹事,丢掉这份工作。

  纹身男见富婆没有吭声,一步就窜了过来,一脚踹向我的小腹:“跪下!”

  我心里有些愤怒了起来,感觉纹身男和富婆实在太欺负人了。往旁边闪了一下,纹身男一脚踹空,踹在了茶几上面。

  砰的一声,酒瓶爆裂,碎片把富婆白皙的大腿都划出了血痕。

  富婆没有半点惊慌,拍了拍大腿上的玻璃渣后,她淡淡的看了我一眼,说道:“把你们经理叫来!”

  我心里更加慌张了,我们的经理就是张雯。只要一想起她冷冰冰的面孔,我就心里发虚。急忙道歉:“对不起太太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!”

  “草你m的,逼崽子!”

  纹身男见富婆大腿破皮了,眼中的凶光更浓,抡起一个空酒瓶子,就朝着我头上砸了下来。

  我虽然心里慌张,但是也没傻到任别人打的地步,一下子就抓住了纹身男的手腕,有些反感的说道:“我已经道歉了!”

  纹身男憋得满脸通红,却奈何不了我。因为我从小就跟着父亲干农活,别的没有,力气倒是有一把。

  这时,一道高挑的人影走了进来,我下意识的回头,竟然是张雯。

  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[唯漫文学] 回复数字511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满脸的冷意,呵斥道:“江华,撒手!”

  我心里委屈无比,别人要用酒瓶砸我,难道我自我防卫一下就不行吗?

  纹身男见我视线转移了,立即一拳砸在我鼻梁上。我身体一个趔趄,就退了一步。暗暗捏了下拳头,但是看见张雯冷漠的面孔时,又松开了。

  张雯冷冷的扫了我一眼,怒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,滚出去!”

  我耸塌着肩膀,捂着已经流出鼻血的鼻子,有些憋屈的走了包房。

  没走多远,包房里就传来的纹身男的声音,我不由得停下了脚步。顺着虚掩的门缝,看见了让我痛心的一幕.....

  “你,把这里收拾一下!”